香港跑狗网66654,香港十二生肖开奖2021
主页 > 星声星语 > 文章列表

名人的“贵相”和“贱脸”

发布日期:2021-12-29 05:40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来从媒体上看到了不少明星做广告参与了有欺骗消费者之嫌的事,或是学术名人弄出了常识性错误的事,以及著名演员到外国演出被该国人起诉的事。这些事有的仍在争论中,尚未形成定论,但一经传到平民百姓中,最多的人是当即相信那样的出丑之事是真的,随之便当成笑料来传。

  而所涉及的人,又往往是在台上、在屏幕上“露脸”过分频繁且又过分张扬的人。而德、才、艺既实在又朴素的名人,虽然不是很“火”,但引起的非议也少之又少,甚而没有。

  其实“相”和“脸”并不是一回事,有时区别还很大。“相”是个大概念,有立体感,等于人们常说的“形象”。而“脸”就浅显多了,简单多了,无非就是面皮上的那一层东西。有的人看重名人的“相”,有的人则只看重自己的“露脸”。

  真正的、立体的“相”往往是本真的,是装不出来的。人们若是公认一个名人有君子相、学子相、才子相,一定不只是专看该人的脸,而会一并去看此人的神态之真,心态之善,情态之美。若是别人只盯住一个人的脸,或是本人只想露出自己的脸,展示自己的脸,卖弄自己的脸,就难免使人觉得貌似有“贵人相”,但一不留神就露出了“贱脸”。何以贱?说到根上在于德也薄、才也薄。

  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马三立,我看他们的脸也颇厚实。他们上台说相声,深知相声是平民艺术,所以他们本人平民气十足,没有一星儿名人气、贵人气。他们虽然能使观众发自内心地笑,但他们本人却不笑。这样的相和脸,实际上就是“贵人相”、“贵人脸”。真正的贵,根源于具有真实无伪的平民意识、平民情肠。

  相反的例子却是:出了一点名就改了相,变了脸,换了腔,易了调,摆起了名人架势。实际上呢,贱了!在艺术上也会逐渐有些贱,如将朴素、生动、精粹的平民语言变成贫嘴薄舌,以及刻意卖弄奢言侈语或粗言鄙语。有的人刚一上台,观众还没笑而他本人先笑,或是为搞笑而搞笑,以哗众取宠为主要心思。其实,这都等于在表演那张贱脸。而更贱的,就是在任何场合都要露脸、多嘴,对那些与他本业无关而他本人又很外行的事也要冒充“专家”。脸露得太多太频,也注定会贱了。

  虽然明星做广告不犯法也不违规,但高品位的观众还是更加敬重那些虽然十分著名但拒绝做任何广告的艺术家。因为社会已经向他们提供了宣传舞台,何苦还要去争抢另外的露脸机会?至于捞一点他们本来已经挣到的钱,还要为市场而“献身”,甚而不惜帮助商家作假,伤害老实的消费者,就尤其贱了。

  名人无疑都是露过脸的人,也都是展示过“相”的人。对这样的事本身,不必说三道四。但为露脸而露脸,甚而将露脸升格为卖脸,尤其盼着凭借卖脸挣到的钱大大超过凭他卖艺挣到的钱(包括名气),至少是卖得有点贱了。

  对眼下的学者出名,在电视里亮相,我非但无反感而且给予特殊的尊重。能将一向被视为很深奥、很神秘的学术普及给平民大众,且又使用的是俚俗用语,有“评书”意味,毕竟是有功德的。但是有三个问题也应注意:一、亮相不宜太频繁,否则会使很多人由读者改行去当听众,致使“听书”的人多了而“读书”的人少了;二、不能将评书和学术弄得毫无区别,随意性太强;三、学者的表述能力很重要,但将表述俗化为表演,却是大忌。表演性太强,而科学表述的能力日衰,甚而掩饰不住哗众取宠的意味,我看也算是学术的贱化或学者的贱化。